Project Series

PRODUCTS AND SOLUTIONS

联系我们

电话:400-0523887

邮箱:1829114@qq.com

官网:http://www.plan-cul-gratos.com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35万亿元北大教授曹和平: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35万亿元北大教授曹和平:

* 发表时间 :2021-05-08 14:55

  在近期举行的中国(广州)首届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大会上,多名院士倡议成立中国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大会常设机制,以期与浙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福建数字中国(福州)论坛一样,成为推动中国数字经济成长的理论创设、工程建设和人才培育的策源地。

  近年来,数字经济在中国经济中的的分量越来越重。“十四五“规划中,已单列篇章规划数字化发展内容,明确提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五年后,数字经济占我国GDP逾五成。”作为中国(广州)首届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大会演讲嘉宾之一,北京大学教授、深圳湾区数字经济与科技研究院院长、广州市金融决策咨询专家委员曹和平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建议广州以碳数字产业为基础导入相关企业,做好碳数字经济产业公共配套,打造独立数字产业功能综合体,以期在人工智能创新先导区的建设进程中领先。

  曹和平:数字经济,分成数字创造经济与数字替代经济。把这两个过程加起来的均衡收敛过程和资源配置结果的总和,就叫数字经济。在经济领域里,数字经济应该是和人类的农业经济、工业经济相并行的另外一种新经济模式。

  先说数字替代经济。之前用数码相机照相,需要大量使用到胶卷。现在数字技术发展之后,我们用手机照相,它是通过光电敏感装置,把光变为数码的序列结构。在这个过程中,所需的耗材从三维物理构造的胶卷变成数字构造的电磁信号,这就是用数字技术替代了实体物品,也就是产业数字化。

  再说数字创造经济。比如两个人相距几千公里,过去没有数字技术的话,想要看到对方的照片,只能通过飞机运送。现在有了数字技术,通过基站之间高通量、绵密性、低时延的传输技术,就可以实时传输。更大范围内的大批量数字处理,需要将数字传输技术形成产业,就是数字产业化。

  曹和平:现在看来有三个阶段,分别是大车间、模块化、流水线的第一阶段,智能机器制造的第二阶段和智慧经济的第三阶段。

  目前,我国数字经济仍处在起飞和加速成长的第二阶段。在世界范围来看,我国和美国处于第一方阵,美国产业数字化的规模是我国的三倍,但我国在数字产业化规模上是美国的两倍。

  也正因为我国数字产业化规模更大,消费者提出的创新需求量比其他国家大得多。所以从目前看来,中国在技术突破上正引领世界向前走,在向智慧经济的过渡上也会更顺畅。

  比起第二方阵的德国、日本、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以及第三方阵的印度、巴西和其他国家来说,中国在数字经济上具有一定优势。

  曹和平:数字经济会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主动力引擎,通过把生产和消费过程中生产的数字进行标准化处理后,出现数字孪生过程,能使原来的大工业制造变得更加简洁、节约和优化。

  从数字经济的增长速度来看。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增长是12%,2019年是12.7%,去年的数字经济增速更快。在过去三年里,实体经济增速大概在1.5~3.5%之间,数字经济是它的5~6倍。

  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5.6万亿元。换句话说,去年我国数字经济已占国民经济总量的1/3。按照我国经济过去三年的增长速度,到“十四五”收官之年,数字经济会占GDP的52.1%,国民经济体系当中有一半以上将会是数字经济。

  曹和平:数字商业的第一代是通用门户网站,二代是搜索引擎,三代是超级电商,四代是俱乐部电商,第五代是独立数字产业功能综合体。

  事实上,从前四代来看,广州都是处于落后地位的。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里,未来广州需要找清楚自己的定位。

  广州发展数产融合本身有规模、文化、资本、技术等多方面优势,还有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在定位上应该基于产业链上企业集聚的特征。身处中小微企业众多的珠三角区域,我认为广州更应该发展第五代数字智能商务平台,以人工智能机器制造为基础,将中小微企业与技术研究连接,发展新的业态。

  对于中小微企业而言,自身没有办法对公共数字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我们应该拿出过去建通用厂房的模式,把通用实验室、超级搜索引擎等产业公共平台建设起来。把过去40年珠三角地区上万个产业园区、大宗商品市场平台和物流园区,在原有的公共配套、商业配套和社会配套的基础上,加上产业公共品配套,也就是打造独立数字产业功能综合体。

  这些园区从线下经济向线上发展的过程,正是广州乃至整个广东发展数产融合的定位。

  设想一下,一个独立数字产业功能综合体设计变成一个产业链,通用数字区块链下的商业根服务器、超级搜索引擎第六代数字智能商务平台,中央顶层账户经济系统、开源机制、RPA平台加上算力。这个时候,产业园区是空天地一体化。国民经济体系就从大车间经济向数字智能、智慧经济去迈进。

  曹和平:在这次大会上,多位院士专家与大家分享人工智能制造前沿技术及数字经济融合方面的成果,从科研交流、人才培育方面为广州带来新的力量;其次,一系列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的重要建设项目签约落地,并得到配套条件支持,这是在产业落地的良好发展。

  所以,多位院士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都达成了一致认同,年度性、序列化和前沿性的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大会会议机制是粤港澳大湾区产业升级、资源整合、人力资源培育,以及国民经济体系成长最为重要的创新形式,在数字技术支持下的人工智能制造高速发展时代,大会形成常设机制非常必要。

  目前,成立中国(广州)首届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融合大会常设机制的倡议,已经向省、市政府汇报并取得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相信不久后,这一大会将与浙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福建数字中国(福州)论坛三足鼎立,成为推动中国数字经济成长的理论创设、工程建设和人才培育的策源地。

  曹和平:数字经济需要人工智能来推动,人工智能也需要通过数字技术找到自己的新天地。从这两个互相需要的意义上,可以说像是谈恋爱。

  具体来说,数字经济是让车间经济奔向新经济的重要技术进步力量。在这个进展过程产生规模化、标准化和集约化有限的自动化和数据工程,而人工智能可以把这种孕育成型的、处在应用阶段的技术推广到超越工业经济,也就是数字智能经济。

  曹和平:广州发展人工智能先导区,必须要有全新的技术,在材料、系统集成和能源这三个领域里突破,不然谈不上先导区。

  我认为,19世纪是钢铁时代,20世纪是硅材料时代,21世纪是碳材料时代。所以,我建议先导区应该以碳谷、碳材料、碳数字材料、碳数字产业为基础先行导入企业。从能源层面看,碳材料的创新应用也能控制住能源的流失,在真正的碳中和时代里,消耗的能量是0。例如,现在从云南向广州输送100度电,线度电。而使用具有超导性的碳纳米管作为导线,在发电量不增加的情况下,全国能节省相当于欧洲6个国家的能源。

  曹和平:从广深两院发布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蓝皮书》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有三个群落,第一个是含水路、公路、铁路、高速高铁等形成的公高铁网。第二个是移动网、光纤网和微信网形成的“三网”,包括星座卫星、导航定位、遥感卫星形成的浮空、滞空、留空飞行器。这两个群落的基础设施单元打造的是空中的枢纽关口和地面的枢纽关口。

  第三个数字基础设施是创新过程。从源理念入手、由超一流团队对晶体原材料设计、芯片设计进行改造和创新,把高新技术实验室的样品打造成大规模流水线生产的产品。

  第一个基础设施是公高铁网(公路、铁路、高速高铁)的数字化升级、产业数字化,是完成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过程;第二个“三网”基础设施加强的是数字通讯的高通量、绵密性,完成的是中枢外围互动和数字传输的需要;第三个基础设施是打造创新过程的产业链。

  所以,在生产、信息的数字化处理和创新产业链这三个领域里,数字基础设施完成布局后,能使我国中小微企业通过合适的渠道和流程化的方式,获得全新的数字基础设施支持。

  时代周报:哪些产业或哪些行业会率先享受到数产融合的红利,或者可率先成为试点?

  曹和平:目前已经有很多行业在数产融合中获益,比如信息传输行业,从原来的邮局、铁通变成移动、电信和联通。现在中国通信技术在快速突破,在5G向6G过渡的阶段里,还将产生大批红利。

  具体到珠三角地区,加工制造和日用制造等领域的快速数字化应该是趋势,但基础前提是广州需要做好独立数字产业功能综合体。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领域是智能机器制造。虽然工业型机器人、机器手臂的风口基本结束,但是人形机器人、网络机器人、增强现实型机器人等产业,还存在价值,其对应的零部件、原材料、系统集成以及总装,包括后续的零部件销售和服务业等,都是无法估量的市场。

  曹和平:深圳湾区数字经济与科技研究院和广州市大湾区现代产业发展研究院,虽然名称不同,但在目标技术和方向上是内在一致的,是粤港澳大湾区融合的两个智库引擎。

  广深联动要走出过去粤港澳联动的制造经济的方式,就需要两院联动。深圳院更注重前沿研究和技术支持,广州院更需要在产业落地和地方经济走向上着手,引领中国走向世界,两者形成互补性关系。

  若能以先导区形成示范试点,珠三角经济就能稳步持续,有内在力量推动的走向数字经济的高峰和世界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