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Series

PRODUCTS AND SOLUTIONS

联系我们

电话:400-0523887

邮箱:1829114@qq.com

官网:http://www.plan-cul-gratos.com

家长举报!5800元平板背后隐藏着600亿市场乱象

家长举报!5800元平板背后隐藏着600亿市场乱象

* 发表时间 :2021-05-20 20:03

  近日,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发布通报:责令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育英中学停止违规收费行为,清退全部已收费用。校长李良被留党察看一年并解聘,领导班子取消评优评先资格。

  该校以平板电脑每台2200元,平台使用费1200元/年,3年须缴使用费3600元,软硬件合计5800元的要求学生缴纳费用。随后该事件登上网络热搜,众多网友纷纷热议:难道没有平板电脑,学生连学习都完成不了吗?

  其实从2020年开始,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了平板电脑当前最重要的使用场景之一,而且除了读书郎、步步高等专用的学生平板品牌之外,越来越多的商务平板品牌也开始抢占这一市场,比如华硕与联想,都在其平板电脑中内置了教育中心软件,同时还配备了家长的后台管控系统与各类学习资源。

  教育平板的兴起是互联网教学浪潮来临下的趋势之一,但其背后所隐藏的利益纠纷与市场乱象不容忽视,这次的5800元平板电脑仅仅是冰山一角。

  教育如果掺杂了利益,也就变了味,长此以往,教学偏离了方向,直接影响的是教育的质量,进而也毁了我们的下一代。

  当前无论是中小学教育甚至是学龄前儿童的辅导学习班,以智能教育平板为载体,搭配微信、QQ、各种App等社交软件,已经成为了“主流教育模式”,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老师对线上教学的重视度不低于线下。

  据《教育平板电脑市场前景向好》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教育平板电脑市场规模达144.48亿元,预计至2024年将增至644.36亿元,2019-2024年期间年复合增速达34.85%。

  市场的火热自然引来了大批企业入局,目前市场上主流的教育平板包括步步高、好记星、优学派等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品牌,同时,华为、联想等技术厂商也开始与第三方教育机构合作,通过内置教育应用打造自身的教育硬件产品。此外更有大力布局教育的字节跳动,也在研发教育平板。

  去年11月,一名江苏学生家长抨击家长群批改作业的视频火爆全网,引发舆论关注与讨论。随后,“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的热搜话题又登上了各大媒体的首页,众多家长也在话题下抱怨连连。

  在家长们看来,“电子教学”的出现使得老师和家长之间关于教育责任与义务的边界发生了改变,诸如原本应该由老师做的批改作业、学生完成的手工作业,如今全都转嫁到了家长身上。有些家长一方面担心学习,一方面又担心孩子缺乏自控力,会沉迷教育平板上的游戏与娱乐功能。

  拿这次出事的五河育英中学来看,每个学生花费达到5800元,但是在2020年,五河县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仅是18127元,不知道这5800元的收费,到底有多少家庭可以承受。

  家长辛苦,孩子更是轻松不了。英语、思维AI等课外学习任务占领了孩子的休息时间,连体育课的训练也需要通过APP打卡,小小年龄的孩子们就像成人发朋友圈一样写下自己的锻炼内容,再附上视频或图片,这样的生活学习压力何谈快乐成长?

  此外据国家卫健委调查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高达53.6%。2020年,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相比,疫情期间中小学生近视率增加11.7%。

  对于很多中小学生来说,长期使用电子产品的眼部疲劳极易加剧近视程度,影响视力。成绩固然重要,但教育平板等电子产品带来的视力危害值得各位家长警醒。

  新知榜观察到,目前市场上在售的学习平板,价格多在3000到5000不等,属于中高档段位。

  但是以产品本身配置来看,大多数教育平板仅仅是搭载了软件厂商研发的学习软件,实际运行的仍然是安卓系统,搭载了老旧的处理器和各种硬件装置,在同等标准的手机市场,这种配置仅仅刚刚跨过两千元门槛。

  但是配合上精准的文案营销,教育平板摇身一变,成为了比华为平板、苹果ipad还要贵的教育终端设备。这样的高价低配产品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家长的教育焦虑,赚取丰厚的利润,也助长了市场的歪风邪气。

  企业不靠谱,一些学校也借此偷偷地赚取利益,用“信息化教学”、“智慧课堂”等当下热门概念为由强行开展“平板教学”,不允许学生自行购买市场上开放销售的平板电脑,而是与相关供应商签订协议独家供应。除开平板电脑本身的价格,收费内容还包括网络费、学习软件费用、教学资源费用等,背后的利益关系可想而知。

  全国各地有无数的地方在开展“智慧课堂”“数字化信息化教学”,安徽这一所学校的情况在多少地方正在上演,我们不得而知。但学习平板市场的乱象应当被重视。

  一台配置低廉的平板电脑,在教育背景下,成为了逼迫学生强买强卖的“智商税”商品。本该书香弥漫的校园,成为了充满商业铜臭的推销场所,寒窗苦读的学子不该是商人眼中嗷嗷待宰的肥羊。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浪潮,教育的科技化与网络化趋势无可避免,但这绝不是所谓“智慧教学”“技术发展”噱头下包裹的敛财工具。少年强则国强,教育乃国之根本,市场可以良性发展,但别把歪脑筋动在校园里。